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书卷香影

喧嚣里寻一方静土,观云卷云舒,听花开花落,乐此以悠悠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如青苇  

2012-08-11 07:51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人如青苇 - 书卷香影 - 书卷香影

水做的植物,风一拨弄,即发出窸窣的天籁。这便是苇,青苇。

城市里看不到苇,往乡野走,夏日芦荡深处,一滴水汽凝结的露珠,像一滴汗珠,从光洁的苇叶上跌落。

那一年,三碗从乡下来。三碗是外婆的内侄,从小就没有了爹,想在城里落脚,外婆收留了他。三碗在城里待了十天,不习惯,要回到乡下。

三碗带我去乡下。那个靠近黄海边上的小村庄,四周是大片大片的青苇。三碗的家,房顶是用苇片盖的,床上是用苇席铺的,门沿挂的是遮阳、挡蚊虫的苇帘,从里屋往外看,筛下稀疏的光影。就是从那时起,青苇便摇曳着我的童年。以至于,一晃多少年过去了,我常梦见青苇,梦见我和三碗,划着船,在荷叶田田的芦苇荡里穿梭。

芦苇的青,是一种兀自的青。攥一把,一滴一滴的青汁,沁在手心,有一种香。不知是谁说过,每个人都是一株思想的芦苇,立在风中梳理自己,我想起一些人,他们曾站在水边。

一株是孙犁,荷花淀里的那些芦苇,纵使被割倒了,被捋成一片片,也会在那些水生女人们的怀里跳跃,不一会儿工夫,“就编成了一大片。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,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。”

在孙犁笔下,苇是一种韧劲,一种柔美。“大白皮和大头栽因为色白、高大,多用来织小花边的炕席;正草因为有骨性,则多用来铺房、填房碱;白毛子只有漂亮的外形,却只能当柴烧;假皮织篮捉鱼用。”采浦台的苇,如果贴上标签,制成凉席,摆到今天的商场、超市里去卖,指不定有不少“苇丝”。

一株是汪曾祺,《沙家浜》里的苇叶,在春来茶馆的窗后忽隐忽现。其实在写《受戒》时,汪曾祺借小和尚明子和农家少女小英子划船经过的芦苇荡,“听见船桨拨水的声音:‘哗——许!哗——许!’”汩汩水声,似曾相识。等到若干年后,贾平凹到常熟一游,不禁感慨唏嘘:“记住了这片可能是中国最干净的水,和水中浩浩荡荡的芦苇。”

还有一株是德富芦花。名字中嵌入苇的影子,“带有泥巴的芦根处有小螃蟹在爬着。在满潮的时候,一望无垠的芦花在水上映出倒影”;“芦间不仅是鲻鱼、虎鱼、虾等愿意栖息的地方,就是苍鹭、鹬鸟等也把这里当做隐身之所。”德富芦花的文字,隔着纸页,是扑面入怀的自然和乡野气息。

像青苇一样,秉性高洁的文人,擅长白描,峰岫尽头是白云,笔力穷尽,平淡是真。

有时候,摇曳的苇岸,还是一片爱情处女地。早先看琼瑶剧《在水一方》,“绿草苍苍,白雾茫茫……”漫天芦花飞絮中,两个相爱的人,追风嬉戏。当时不免痴想,哪一天,与一个人在苇丛里携手而行?终不过是一场苇荡春梦。

夏日苇荡有一种遮蔽性,它契合少年的心思。乘一叶小舟,穿行在密密的苇丛中,隐韧的青苇,被船头挤倒,又爬起,一个人的恣肆,只在他的内心汩汩流淌。

那年秋天,从乡下回来。三碗的来信,接踵而至,我念给外婆听:“在我最苦闷、彷徨的时候,是您给了我帮助……经人介绍,我认识了邻村的一个胖姑娘……冬天,要到海边去打苇,挣些钱,把房子修了,把亲订了,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……”三碗就像《人生》中的高加林,又像他家房前屋后的一株青苇,一个回乡知青,不向命运低头,又不得不面对现实。

许多人是苇,浸淫在自己的水边。有的人,跻身密匝匝的芦荡深处,绿浪翻滚,涛声回荡着大欣喜;有的人,只是孑然一丛,站在浅浅的水边,那里面,也有鸟儿栖息、做窝带来的简单快乐。

以天空为背景,勾画着旺盛生长姿势。我仿佛看到,青苇的根,鹰爪般四下里张开,紧攫膏泥。

那年的夏天,我的记忆,满是风中摇曳的青苇。(文/王太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