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书卷香影

喧嚣里的静土,云卷云舒,花开花落,乐此以悠悠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行板悠悠,明净如歌  

2013-11-29 14:24:01|  分类: 【音乐印象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行板悠悠,明净如歌 - 书卷香影 - 书卷香影

 

        萧伯纳说:“贝多芬的音乐是使你清醒的音乐,当你想独自静一会儿时,你就怕听他的音乐。”真乃精辟之语。对音乐的认同,原本带着感性色彩。当一个人静静处守,寻求音乐慰藉的心情,就像碌碌于尘世的教徒,终得暇跨入穹顶下的殿堂,沐浴宁静。萧翁独自衔着烟斗踱于书房时,听什么音乐,无从得知。静下来时,我常听的是大提琴独奏的柴可夫斯基的《如歌的行板》。

早先曾痴迷于老柴的《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》《第一钢琴协奏曲》,反复一遍遍聆听。也许是旋律优美浅显,适于入门,应了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亦会吟”之说。随着选听曲目的开阔,对老柴的音乐渐乏冲动,唯这个不到10分钟的迷人乐章,常是我清醒时自甘湮没的一片梦境。

有一段美丽的文字,为这首乐曲添上了一笔雾里看花般的朦胧色彩:1869年夏,柴可夫斯基只身来到风景宜人的乌克兰乡村妹妹家度假。静谧的白昼,每当他静坐房中时,总听见不远处有个泥瓦工独自在哼唱一支乌克兰民歌。那美丽的旋律使柴可夫斯基惊叹不已,深深印入他脑中。他原想将这个主题写成一段钢琴二重奏。两年后,当他着手写《D大调弦乐四重奏》时,这段旋律却像轻柔的水波,止不住的悄然流泻于笔端,化作了第二乐章的主题《如歌的行板》。

尽管在弦乐四重奏里,柴可夫斯基也将这段优美的旋律托付给大提琴这重要角色来咏唱。可当第一次听见以色列籍俄国大提琴家麦斯基的独奏CD时,顿有一种错位感,觉得原版的弦乐四重奏反更应是改编曲。有些曲子,只能由一种特定的乐器来演奏,像圣桑的《天鹅》、舒曼的《梦幻曲》一般,天生就属于大提琴,钢琴奏来固然动听,但骨子里已走了味。

肖斯塔科维奇说:“柴可夫斯基在获得慰藉的诱惑前让了步,这是他懦弱的表现”。故不论此语准确与否,但柴可夫斯基温柔痛苦的个性以及他曲调的天赋,却注定了其一生将与大提琴这最富咏唱性的乐器结下不解之缘。其实何止是《如歌的行板》,他作品中许多动人的旋律,一经大提琴提琴演奏,都极其感人。俄国的大提琴家,像卡尔.戴维多夫等细腻精湛的演奏技巧,更将柴氏的作品,升华至一新的高度。艺术家对柴氏为大提琴所作的贡献难以言表,已故的波兰大提琴家韦茨波罗维奇,甚至冒着被传染霍乱的危险,俯身向柴可夫斯基的遗体深深吻别。

那支朴素的旋律,就像空碧悠悠的蓝天下,弥漫在空气里一支恬淡的牧歌。大提琴缓缓低沉的咏唱,似剖露于自然下,灵魂深处发出的叹息,美丽得让人想掉眼泪,难怪托尔斯泰都被它惹哭了。

是的,个性是音乐的灵魂。贝多芬式的命运博击固然英勇,然人之追求,却也未必都得以勃勃高昂的进取姿态来呈现,这是听柴可夫斯基音乐给我的启示。 (顾忠伟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柴可夫斯基《如歌的行板》(马友友版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